社区»论坛 曝光台 网贷维权 承德中院院长刘福明,莫把农民工工资问题“小拖大,拖到炸 ...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797|回复: 0

承德中院院长刘福明,莫把农民工工资问题“小拖大,拖到炸”!(转载)

[复制链接]

45

主题

45

帖子

19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3
发表于 2017-9-4 15: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中 共 中 央 决定,中 国 共 产 党 第 十 九 次 全 国 代 表 大 会(简称中共 十 九 大)将于2017年10月18日在北 京召开。为了迎接 十 九 大,确保这次 党 的重要会 议的顺利召开,全国各地自7月份开始,就已经进入了紧张的准备阶段。但在这个关键时刻,网上却出现了一则指向河北承德的农民工讨 薪 公 开 信,让人看了难免忧虑。
 
  写信者自称是湖北省竹溪县汇湾乡青山村的农民,他们有两名代表分别是陈飞、陈龙奎(以下简称二陈)。据二陈的陈述,我们看到,他们自2014年起,承 包了承德黑山铁矿东大洼采场920M以上水平探矿工程A标段工程。这项工程的发包方是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承 包商则是四川煤矿基本建设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川煤公司)。如众人所料,这是一个层层转包的工程。工程到了川煤公司手中以后,他们又将部分工程承 包给了自然人宋保杉。宋保杉最后采用合同转让的方式,把工程给了二陈。
 
  施工进度到80%工程量,合计工程量已经完成1736.89633万元,二陈已经靠转 借 贷等 筹 垫资金1000多万元,而川煤公司经宋保杉手付给二陈的工程款仅有350万元,扣除税 费和汇 票 贴 息,实际到手只有310万元。作为自然人的二陈,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工程进度,在倾尽所能再也无法垫资之后,工程只能停工。最后二陈为了讨回保 证 金、合 同 转 让 费以及垫 付的相关资金,工人工资款等,将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川煤公司及宋保杉三方全部起 诉至河北省承德县人 民 法 院。
 
  按说,这也本是小事一件,而且承德县法 院开庭审理之后,也做出了相对公正的判 决:虽然二陈也好、宋保杉也罢,都无承 包工程资质,但对已经完成的工程,特别是工资等工程款,川煤公司等并不否认,法 院 依 法 判 决川煤公司给付二陈工程款和“合 同 转 让 费”共计1078.2783万元。一个已经完成80%,完成量1736.89633万元的工程,作为总承 包商,川煤公司此前只给予二陈350万元,剩余的二陈垫 付的,可以依法认定的相关款项,川煤公司自然需要无条件 支 付。
 
  但因为川煤公司项目部经理杨宝山以及其弟弟,担任承德市xx局 副 局 长 杨宝某从中作梗,导致发包方河北钢铁按照合同约定支 付给川煤公司的1000多万元工程款,其中有一多半被这位承德市xx局 副 局 长杨宝某挪 用,然后据说钱被拿到澳 门 堵 博 输个精光。
 
  按说,工程款被拥用,被 堵 博 输 掉 了,这并不是川煤公司可以赖账的理由。况且承德县法院判决的由川煤公司承担的共计1078.2783万元中,多半是二陈手下的农民工工 资。但川煤公司为了拖欠支 付,甚至想对这笔欠债耍 赖,所以伙同其项目部经理杨宝山,以及杨宝山在某局 任 副 局 长,且同时是 堵 博 输 钱 者的弟弟杨宝某,又是转移资产,又是提出上 诉,还威 胁二陈。
 
  二陈天真地以为,上 诉是对方的权利。其实他们没有想到,上诉不过是川煤公司拖延之计。更糟心的是,按照一般民事 诉 讼 程 序和原 则,上 诉 案 件3个月即可审理完毕。但二陈的案子被川煤公司上诉后,截止2017年8月,已经过了8个月的时间,承 德 中 院作为二 审 法 院,原定于2017年8月开 庭 审 理,如今又改到了11月。
 
  于是二陈怀疑:“案 件受到了某种权 力 干 扰!”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管是上 诉方即川煤公司从中干 扰,还是牵连其中的承德 市xx局 副 局 长杨宝某从中发力,还是有更大的“保 护 伞”在以 权 压 法,这起案 件背后,所隐含的一些问题都已经不容忽视了。
 
  一是,法 治 社 会,法 律不容强 奸。欠债还钱,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况且川煤公司所拖 欠的工程款中,有不少是农民工的工资。依据合同法、民 法以及刑 法等相关法 律规定,川煤公司这笔钱都不应该 赖,也赖不掉。特别是,一 审 法 院已经判 决,虽然上 诉其间无法生效,二审也不能无限期地延后,导致一审 判决迟迟不能发挥作用,这种拖 欠 难免是对法 律威严性,同时也是对司 法 部 门 信 誉等的一种伤害。
 
  二是,农民工工资拖欠一直以来都是从中 央 到地方,非常重视的问题。一起工程纠 纷,涉及金额上千万元,其中牵连到很多农民工工资。农民工们要靠这些钱吃饭、养家、供孩子上学等。拖欠一天,就是对农民工权益的一天伤害。这个不仅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也是情理道 德所坚决不允许的。
 
  三是,农民工工资问题拖欠,往往是与社会稳定与安宁紧密相联的。甚至,农民工工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稳定问题。
 
  我们不妨试举几例:2013年2月5日12时50分左右,因多次为9名农民工讨要工资无果,包工头李连成一时气急,在乌鲁木齐市南湖东路北二巷的一家工贸公司里,从怀里掏出一瓶 敌 敌 畏当场喝下。
 
  在此之前,湖北农民胡兴英向工头任某讨要4000元工钱未果,愤而将油 漆 泼向自己与工头后点 燃。胡兴英经抢救无效死 亡,工头任某被严重烧 伤,创伤面积35%。
 
  最触目惊心的一件是,2016年1月5日7时许,银川市公交公司301路由贺兰天骏花园开往银川火车站的公交车行驶到109国道金盛国际家居广场门口,突然发生火 灾,致17人 遇 难,32人受伤,其中8人重伤,受伤者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20岁。后在宁夏银川市贺兰县交通学校东门在建某小区,银川301路公交失 火 犯罪 嫌 疑 人马永平被抓 获。
 
  而马永平(男,汉族,33岁,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纵 火的原因,不是其他,正是因为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与分包商发生债 务 纠 纷,由此产生不 满,采取 极 端 行为对社 会进行报 复。
 
  其他诸如堵 路、爬 桥、跳塔吊、堵 政 府 门等过激 讨 薪 行为,更是数不胜数。这些血一样的教 训,二陈可能并不知道其中几件,但他们,以及他们手下的农民们,如今已经被逼到了无路可走之地,如果再拖延下去,甚至被 枉 法 裁 决,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更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李连成”,第二个“胡兴英”,甚至第二个“马永平”?
 
  法 律 规 定是人 民 意 识的体现,执 法 部 门也是为人 民 服 务的单 位。在陈飞、陈龙奎以及其手下农民工被拖 欠工程款、工资款的问题上,到底具体情况如何,是否有官 员 干 部 牵连其中,这都需要查清楚,但希望相关 部 门,特别是承 德 中 院,在调查核实等过程中,莫学欠薪的无 赖 公 司,莫打太极,更莫懒驴拉磨,不抽不走。因为,防止小事拖大,最后拖炸,这不仅是法 院 等部 门的职 责,更是维护农民工利益、保护安 全 稳 定和安 宁的必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