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论坛 曝光台 网贷维权 河北承德:不能让依法讨薪成为老赖长期拖欠的“护身佛”? ...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134|回复: 0

河北承德:不能让依法讨薪成为老赖长期拖欠的“护身佛”?!(转载)

[复制链接]

45

主题

45

帖子

19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3
发表于 2017-9-4 10: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是湖北省竹溪县汇湾乡青山村的农民,事情还需要从2014年说起,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对承德黑山铁矿东大洼采场920M以上水平探矿工程A标段工程招 标,当时由四川煤矿基本建设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川煤公司)中标承建。其后,川煤公司又将这一工程转包给承德人宋保杉,而宋保杉再次将全部工程转包给我们,除按照原中标合同进行承包施工之外,宋保杉还要求我们向其缴纳260万元的“合同转 让 费”,并对最后利润进行3:7分成,也就是说,我们负责垫资和投入设备设施,最后分成70%利润。
 
  施工进度到80%工程量之后,合计工程量已经完成1736.89633万元,我们已经靠转借贷等筹垫资金1000多万元,而川煤公司经宋保杉手付给我们的工程款仅有350万元,扣除税 费和汇 票 贴 息,实际到手只有310万元。作为自然人的我们,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工程进度,在倾尽所能再也无法垫资之后,川煤公司至今再没有给付一分钱费用,非但如此,还将我们交纳给宋保杉的“合同转 让 费”,以管理费的名义强收过去。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有将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川煤公司及宋保杉三方全部起诉至河北省承德县人 民 法 院,上述情况也得到了法 院的最终确认。
 
  根据承德县法 院开庭审理,在诉讼过程中,宋保杉与川煤公司对工程量进行重新测量计算,并按终止合同处理,结果算出应付给我们工程款是1110.5万元。法 院认为,订立合同,不能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强制性规定,被告川煤公司将承包的承德黑山铁矿东大洼采场920M以上水平探矿工程A标段工程以合作的名义转包给没有资质的第三人宋保杉施工,双方签订的合同应视为无效合同。第三人宋保杉与我们签订合同,又将A标段工程转包给同样没有资质的我们施工。尽管我们也没有资质,且按约定合同施工的工程也没有经过验收,但宋保杉和川煤公司既对我们所完成的工程量进行了测量计算,也明确同意“按终止合同计算,应付给宋保杉1110.5万元”,而包括川煤公司与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也没有对我们完成的工程质量有任何异议。因为我们与宋保杉之间有分配合同,法 院据此认为川煤公司与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应当付给我们其中款项818.2783万元。
 
  另外,因我们交给宋保杉的260万元“合同转 让费”已经被川煤公司收走且用该款抵顶了川煤公司对宋保杉以约应交的管理费,根据承德县法 院的判决,这笔款也应当返还给我们。据此,川煤公司应履行承德县法 院判决,给付我们工程款和“合同转 让费”共计1078.2783万元。
 
  应当说这是一项比较公正的依法判 决,按说这么多农民工兄弟被拖欠工资,早已生活艰难,既然法 院已经做出判决,且工程量和工程款也是由川煤公司自己测量核算的数额,无论从法律还是从道德角度,都应当主动积极履行法 院 判 决。然川煤公司包括宋保杉在一审败 诉之后,以承德县法 院认定事实不清甚至违 法为由向承德市中院提起上 诉。当然上诉是法律赋予被告方的权利。但纵观承德县法 院的判决书,我们实在找不出法庭在哪些证据方面认定“事实不清”,更看不出承德县法 院哪些方面“违 法”。而据对方知情人员透露,被告提出上诉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用这种上诉、再审、再上诉的方式,来无限期拖下去,直到把两位包工头和欠薪农民工拖到不了了之。
  
  无论我们先期投入垫资多少,且不论由宋保杉和川煤公司对我们所完成的工程量测量计算的结果是否准确公道,但我们非常尊重法 院的判 决。我们两人包括跟着我们一块施工的众多农民工兄弟,很多家庭都非常困难,能够跟随我们一起进行施工工作,既是对我们的一种信任,更是为了通过自己的辛苦努力为家庭增添多一些收入,但令人痛心的是,尽管我们两人倾尽所能准借贷,除了垫付工程所需款项之外,能够支付给这些农民工的费用微乎其微,仅仅能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从2014年至今三年多过去,很多家庭因为血汗工资被拖欠,不但生活艰难,不少夫妻还因此反目离散,也让我们的声誉一落千丈和感到万分愧疚,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川煤公司尽快履行法 院判 决,归还我们的血汗钱。然遗憾的是,川煤公司等被告以法 院判决“不公”为由提起上 诉。我们虽然知道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我们更知道他们这是以上诉为由在行继续拖延之实,我们甚至怀疑他们是否在进行私下操作,来试图扭转一审判决结果。
 
  而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川煤公司和宋保杉不履行法 院判决和用上诉来拖延时间也是“事出有因”,当初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与川煤公司形成招投标关系之后,本应承担施工的川煤公司项目部经理杨宝山通过其弟弟,担任承德市xx局副局长杨宝坤之手,将中标合同非法转卖给承德人宋保杉,宋保杉又再次加价非法转卖给原告2陈实际施工。而河北钢铁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1000多万元给川煤公司后,川煤公司项目部经理杨宝山将其中410万元通过宋保杉付给了两位包工头2陈做工程款(注:不包括在一审法 院判决之内),而余下的工程款则被杨宝山弟弟杨宝坤拿走,坊间传言,杨宝坤嗜堵如命,这些工程款被杨宝坤挪用去澳 门 输个精光,导致这笔钱无法填补。而对其一无所知的川煤公司,在账户被承德县法 院冻结后,就让杨宝山找关系“解冻”,原本账 户 上还有数千万元也不翼而飞,一审判决书下达之后,杨宝坤曾通过社会闲散人员威 胁二原 告,叫嚣他有能力通过承德 市 政 府 某 位 秘 书长让中 院 改 判。
  
  尽管我们明知道被告是想借诉讼时间漫长的方式来拖垮我们,更知道我们这些农民工“一日不打工,三餐没饭吃”,就要用时间来耗尽我们依法讨薪的信心,怎奈还是一语成谶。被告川煤公司与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上诉到承德市中院,从2015年8月我们起诉开始,耗时一年多直到2016年12月承德县法 院作出一审判 决,如今又是8个多月过去,案件依然在中 院 与省 高 院 之间的路上,本该由承德中院在今年8月份就能做出的判 决,现在又被推到了11月份。我们有理由怀疑案件受到了某种权 力 干 扰,中 院之所以选择推迟做出判决,无非是为防止我们不服判决,加之很多农民工已经失去耐心意欲上 -访 -维 -权,而影响1 9大 期间的稳定,才故意要等到11月份宣判。
 
  无论事实情况是否如此,显而易见的是这笔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要通过正常法律程序全部讨回,注定还会遇到一波三折。但也可想而知的是,川煤公司拖得起,杨宝山兄弟更能拖得起。但我们这数十名家乡农民工兄弟却实在无力再这么折腾拖延下去,法 律最终可能会还以公道,但我们等不起更拖不起,漫长的法 律 诉 讼也不能成为老 赖长期拖欠的“护身佛”。为此,我们也希望河北 省 高 院、承德 中 院在尽快依法作出公正判决的同时,督促川煤公司和杨宝山尽快履 行 判 决,及早归还拖欠农民工兄弟的“血汗钱”、“救命钱”,别再让这些朴实勤劳的农民工兄弟流着眼泪迎接 党 的 十 九 大 召 开。
 
  湖北十堰市竹溪县农民陈飞、陈龙奎等
 
  2017年9月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