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论坛 平台专区 平台投诉 手术护士杨柳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7107|回复: 0

手术护士杨柳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16-10-29 13: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手术室里的安静,听到有人叫她,我便知道了她的名字。说话甜莹莹,柔耳沐春风,脚下生彩云,步履飘无声。抚柳娜腰肢,黑眸七宝灯,眨眼瞬颦眉,心暖意融融。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杨柳是我的手术护士,虽然只是听到名字,但从这个好听的名字里,我就感觉到了她的美丽和漂亮。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要说我大言不惭,常言说:‘察其言,观其行’,虽然我只是一瞥她的身影,虽然只是手术中的四十分钟,但就从她那关心体贴的言行举止里,毋庸置疑,一切都已经证明。   

  祸福相依,生死由命,不是我唯心,人生的旅途中,三灾八难,逆境顺境,就像滚滚长江之大河,又有哪一滴水能够决定自己的前世今生?就连能掐会算的诸葛亮都不得不仰天长叹:“天不灭草(曹),我又奈何?”况我凡夫俗子乎?如果是冻成了,那就顺流而下,如果是化成了云,那就在天空中挥洒,只要守着一滴水的本质不变,东海之大,终会到达。   

  因由此想,也就看破放下,随波逐流,顺其自然了;因由此想,也就不以一言一事争高下,生老病死也就随它。就像蜡烛的燃烧,你就放光着吧,至于说有风没风,会不会被风吹灭,那就不是它自己能够左右的了。世事万物皆是如此,想到此,生活中的头疼脑热小病小灾又能算啥?一句话:我也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有何害怕?   

  躺在柔软的手术台上,终于可以放下生活中繁杂的一切了。医生、护士的一大群人围着我转,为我服务,我感到这一天特别的幸福。鸦雀无声,脸面上飘来的一丝微风,那是护士杨柳身影的流动。右侧胳膊上缠绕着的血压带,左手食指夹着的一个夹子,以及胸口上贴着的许多的粘片,整个上半身都布满了电线,仿佛自己成了一个电人。   

  ‘嗡’——,低沉而又粗重的声音,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又像是自己的爷爷或者老父亲,那是一种值得信赖的踏实。我的右侧胳膊渐渐地被勒紧,而后又缓慢的放松,在这放松的过程中,我似乎听到了我脉管的跳动。“一切正常!”杨柳的自语,旁边桌子上笔尖的沙沙声,她正在详细认真地做着记录。心率、呼吸、脉搏、血压,这是心电监护,专心去听的时候,我几乎能够听到她那轻微均匀的呼吸声。   

  手术的需要,我的上身赤裸着,我有些微微的哆嗦。以我的心态和承受力,应该不是紧张。刚脱下衣服的不适应,皮肤的感觉上稍稍有点凉意。“不要紧张,放松一下就会好的!”以为我是紧张,她就轻声地安慰我。“没什么,不紧张!”我小声地回答她。手术治病,需要地是病人的配合和服从,医生才能精神集中。我暗暗地攥紧手忍着,我不想打扰他们,我要给他们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   

  但我又忍不住哆嗦了几下,这一回被她看出来了。“冷吗?哪里不舒服了就说!”她的声音总是那么的好听。“不冷!心里也平静!”我不是那么娇气的人,由于真的可以忍受,我也就把那个‘冷’字咽在肚子中。助手消后铺巾的时候,她帮着助手在我的身上铺来铺去,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我的身上铺了几层,有些比较大的铺巾都遮盖住了我整个的头部,正在我想着反正睁着眼睛也是没有用处的时候,她把盖在我头上的长单都折到了我的颈部,有一个地方影响些呼吸,但她马上就把那一点也折过去了。   

  被人服务的感觉真好。因为铺巾的缘故,我的身上逐渐暖和了起来,我一点都不觉得冷了。我的下肢也都有了发热的感觉,她告诉我那是在起作用,并嘱咐我如果有什么不适就要及时告诉她,我说:“好的!”我不知道轻微的心慌算不算恶心,因而后来的自始至终我就没有再说话。我的下肢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和运动能力,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截瘫’吧!感谢上天,让我也亲身体会了一下。我知道: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医生和助手就站在我的两侧,好像是即将指挥作战的将军在查看着地形,他们在小声地交流着什么,显然他们是在研究手术的切口以便准确行动。医生治病就好像是战场上的打仗用兵,又好比是一位专心学习的同学正在聚精会神地向一道数学难题冲锋,大战的来临,即便是半丝的眼神和意识,我也怕影响了他们。“哎——,医生的付出,他们的用心和劳,医患之间的关系,有些时候又岂能是用金钱能够说清?”我这样默想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对医生的理解和感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手术前的查对,她的声音轻柔而又清晰,我能够听出来,她一共数了三遍,虽然我不知道她在清点着什么,但从她认真的声音里,我感觉得到:她的这项工作程序非常重要。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手术室里唯有清脆的器械碰撞声,仿佛琴弦的和凑,顿时鼓乐齐鸣。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战斗——沙场秋点兵的庄严和肃静,千军万马的遣将调兵,又似那元帅军帐的威风和那金戈铁马的英勇。用大树做笔,蘸海水,在蓝天画梦!我的医生,我已经被他们娴熟的技术折服,他们的武功上乘,炉火纯青!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手术后的查对,她的声音轻柔而又清晰,我能够听出来,她一共数了三遍,虽然我不知道她在清点着什么,但从她着急的声音里,我感觉得到:她可能遇到了麻烦。我听到了垃圾桶的‘呼隆’声,她的神形有些紧张,好像一件重要的东西没见了影踪。“一、二、三、四、五、六、七、……”,她再一次对前面的工作进行验证,显然没有成功。“‘八’呢?‘八’呢?”她焦急地自语声我听得很清。“啊哈!你找‘八’呀!‘八’在我手里,还正在用!”也许是工作的考验,也许是精神的集中,主刀医生恍然大悟的说明,现场气氛就好像是挣断的绳,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主刀医生手里的那个‘八’,让她体验了一次虚惊。   

  手术顺利、安全、圆满、成功,手术的过程中我也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疼,此时的大家都应该换上另一种心情,想着劳累的医生可该坐下来歇歇了,我也好乘机表达一下自己的心声,熟料想他们简单明了的术后注意事项的交待后,一晃的身影,只听闻一串匆匆的脚步声,显然他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在我还没有被送出手术室前,她熟练的工作,整个房间就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汇聚在心中的千言万语,酝酿和发酵,化作汹涌的感激和感动,赞叹之词发自肺腑,油然而生:   

  护士杨柳责任重,条条理理经纬明。医生俊峰武艺精,招招式式见内功。助手郑猛天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